│回首頁│本館地圖│

納粹黨 反猶太主義 集中營 迫害的演變
聖路易號的旅程 德國二戰記事 中國辛德勒 今日之省思
希特勒的崛起    

1.德國的社會民主黨(SPD)在一九一四年八月以後就因是否支持戰爭撥款而分裂為多數派和少數派。少數派在一九一六年並脫離出來,自組「獨立社會民主黨」(CSPD),主張立即停止戰爭。一九一八年十一月當和平有望時,獨立社會民主黨又分裂為兩派,一派主張趁此時機與多數派統一,共同推行社會改革,另一派是由李伯克奈特 (Karl Liebknecht)和盧森堡 (Rosa Luxemburg)所率領的「斯巴達克斯派」,他們主張仿照俄國模式,立即進行共產革命。

2.首先是十一月四日基爾港水兵拒絕出海與英國做最後決戰,消息傳到岸上,許多士兵和工人議會 (亦即蘇維埃) 紛告成立,全國要求和平的群眾運動便風起雲湧,慕尼黑的工人和士兵甚且驅逐巴伐利亞邦國王,單獨與協約國展開和談。十一月八日德皇威廉二世宣佈退位,並逃往荷蘭。

3.十一月九日下午,社會民主黨多數派的塞德曼 (Philip Scheidmann) 和李伯克奈特幾乎同時宣佈成立共和國,前者主張建立代議制度,後者則主張直接建立由工人控制的社會主義國家。此後這兩股力量在各地的工人和士兵議會中進行激烈的鬥爭,最後溫和派領袖艾柏特 (Fridrich Ebert) 在舊帝國官僚體系、軍官團和工商業界的支持下獲得優勢。由「斯巴達克斯派」組成的德國共產黨在柏林和慕尼黑曾數度企圖奪權,但都被軍官團以殘酷手段敉平。李伯克奈特和盧森堡均在被捕時未經審判即遭殺害,艾柏特在威瑪召開的制憲議會中被選為第一任共和國總統。

4.威瑪憲法終於在一九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三讀通過,並於同年八月十一日生效。它誠然有一些所謂缺陷,但就其劃時代的意義和對世界許多國家憲法的影響而言,的確足以跟法國大革命後的「人權宣言」和英國光榮革命後頒布的「權利法案」相提並論。

5.希特勒獨裁政權的建立,有其主客觀因素。就主觀因素而言,其偏執、野心和侵略性具見於其自傳《我的奮鬥》中,實無可推諉。

6.儘管希特勒的激烈主張贏得一些人的跟隨,但在歷次大選中,納粹的得票率卻持續下降,一九二八年五月大選,納粹在眾議院中更是只得到十二席。

7.一九二九年開始的世界性經濟大恐慌,使本已脆弱的德國經濟大受打擊,失業率直線上升,共產黨甚囂塵上,這給了希特勒另一次絕佳的機會。此一外在環境的變化,終於把希特勒推向獨裁的寶座。

8.一九三○年九月的國會大選,僅次於社會民主黨。一九三二年七月三十一日舉行的大選,納粹已成為眾議院中的第一大黨,席位遠遠超過社會民主黨。

9.總統興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雖向來憎惡希特勒,但在幾次任命組閣不成後,終不得不任命希特勒為總理。

10.然而希特勒的目標不止於此,故意組閣不成,促請總統解散國會,重新大選,日期訂在一九三三年三月五日。選舉結果納粹及其盟友德意志國家民族黨 (DNVP) 獲得超過半數之席位。三月二十三日,國會兩院通過著名的「授權法案」給予政府獨裁的權利,令人訝異的是,除了社會民主黨議員反對外,包括中央黨在內的其他各黨派皆給予支持,而在之前共產黨已被宣佈為非法。

除希特勒本身之主觀因素外 至少有下述三方面助長了希特勒的獨裁氣焰

11.其一:極右派分子和保守人士的反民主心態,成為希特勒打擊異己和摧殘民主的利器。

12.其二:一九二三年的金融崩潰使大多數德國人,尤其是中產階級,對未來存在著極端的不安全感,他們大部分是溫馴服從的公民,既不瞭解自由的意義,對於自由的生活方式也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

13.其三:各黨派的撤防,為希特勒的獨裁之路排除了最後一道障礙。

Reinhard Heydrich 說,自從1938年11月「水晶之夜」的計畫之後,猶太人就被迫開始佩帶黃色的猶太徽章於手臂或胸前。德國政府首先於1939年11月在波蘭首先開始佩帶這徽章,如果猶太人不佩帶時就被有被處死的可能。

1941年7月26日猶太社區參議會(Judenrat)的Bialystok通告大眾:「政府當局已經發出嚴厲的處罰警告,如果在商店裡沒有佩帶黃色猶太徽章於胸前或背後者,最高可以射殺他們。」


德國政府這項政策迫使猶太人接受佩帶如此的黃色徽章,然後限制他們僅能住在猶太人區,不得越界;這是一項有策略的目的,為要與其他的百姓區分開來。這樣就讓德國政府得以可以辨識、集中、剝奪、餓死,最終可以掌控並謀害在歐洲的猶太人。

1942年德國佔領法國以及比利時,SS禁衛軍以及秘密警察首腦Helmut Knochen,說:「黃色徽章是另一個步驟通往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

這個最終方案,德國政府委婉的以「對猶太人的特別處置」來稱呼,猶太也因此持續忍受:

1) 一個統一的宣傳標誌,說猶太人是一個具體化的魔鬼,對德國社會帶來巨大災難。

2) 撤銷他們所有的公民權利。

3) 沒收或充公猶太人所有的財產和事業。

4) 解除他們的職業,學校,工作,以及與其他團體的社會或專業的來往。

如此讓「最終解決方案」達到最高潮:

1) 在政府控制下,在好幾個地方,大規模的謀害猶太人。

2) 將剩下的猶太人驅趕到死亡的集中營。

3) 特別為猶太人建立瓦斯毒氣室。